首页 > 联盟资讯 >新闻内容

联盟功能更新,站长内测效果显著

2020年04月19日 12:42

租客网赞助开发的这个资讯和网址收录类网站管理系统,经过更新并对服务器更新后上线,功能明显增加,关键词收录网站排名明显提升,同时做到MIP自适应,系统自动对百度进行推送,实现百度实时收录。目前已经成功上线近500个主站,开通城市站点近1万个,服务器性能稳定,系统相对稳定。该系统在不断更新进化,真正实现零技术建站,零成本维护自己的站点(服务器费用由租客网赞助,名额有限)。希望能与站长们共同成长,见证奇迹。


相关推荐

租赁市场回暖,长租公寓局势在进行转变

2020年的疫情让无数行业陷入绝境,长租公寓行业也不例外,自从疫情爆发到现在,一直处于水深火热之中。五月,天气渐暖,随着有序的开展复工,长租公寓行业似乎已经度过最艰难的时刻。疫情发生以来,经常能在网上看到关于长租公寓行业的负面新闻。不是这个公寓品牌因资金链断裂倒闭,就是那个公寓品牌因高收低租撑不住破产,长租公寓行业迎来至暗时刻。这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不仅是对企业应急风险防御的一种考验,更是对长租公寓行业的一次“洗牌”。为什么被誉为“风口上的猪”的长租公寓,现在变的如此狼狈?难道真的要全部归咎于疫情吗?在租客网看来,并不是。长租行业作为一块大饼,任谁都想来啃一口,大众创新、万众创业的口号听的人热血沸腾,刚出现没多久的长租公寓品牌自然被资本注意,瞬间成为香饽饽。资本拼命进行投资烧钱,盲目追求品牌的高速增长,再加上2017年的房地产行业陷入利润率下滑、融资难度大的局面,各大房企品牌在没任何经验的情况下纷纷登场,没有房源就高价抢,没有人才,就重金去求,行业饱和的速度令人咂舌,风风火火而来,冷冷清清散去,徒留给长租公寓行业一地的鸡毛。在租客网看来,疫情只是“催化剂”,加速了某些品牌公寓的灭亡时间。2020年的长租公寓行业难道就再无翻身之地了吗?确实,2020年是很特殊的一年,前有行业发展的参差不齐,后有疫情的当头一棒,长租公寓未来的发展着实令人悲观。但任何行业不都是如此吗?回顾近代史,2020年绝不是最黑暗的。疫情之后的长租公寓行业似乎已经站在了希望的田野上。01政策落地2020年,国家对租房行业的政策不断落地,支持鼓励住房租赁市场的发展。比如个人出租的房产税;营业税简化征收;商改住、工改住等,各种利好政策的加持,让无数长租公寓品牌运营商看到了希望。02人才增长如今的长租公寓已经从一个小婴儿变成了一个健硕的青年,长租公寓的行业市场正在不断变大,无数非长租公寓的人才开始主动进入到长租公寓的领域中,相信在近几年长租公寓行业会迎来新一轮的行业爆发。03模式创新随着租赁市场的回暖,长租公寓的局势也在进行转变。住建部明确表示:2020年将重点探索大型租赁社区的运行机制,经集体租赁房交予专业长租公寓机构来建设经营。住建部的这一举措为长租公寓行业提供了更多的创新机会,不管是服务商还是租赁社区都将得到进一步的发展。长租租赁行业,经过了一系列的打击,对无数的小品牌公寓运营方来说,2020年将是行业大调整的一年,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。租客网作为一个共享的平台,客户群体精准,衍生的行业多,经营可以无限扩大,发展前景广阔,靠着海量真实房源和安全的租赁保障体系及全方位的平台服务,一步一个脚印走到至今,最终成为行业裁判员。

2020年06月10日 11:29

租客网:如何破局写字楼空置?

写字楼作为商业地产的典型代表,对于地区发展有着十分重要的作用,一幢好的写字楼就像一个磁场,不断吸引着人流、物流、资金流、信息流,刺激着大楼自身的发达人脉网络,给入驻写字楼的企业,以及当地的经济都会带来一系列的正面效应。如此快速的发展,“写字楼”功不可没,据官方数据显示,早在2011年,深圳市福田区63栋亿元楼共实现税收407.36亿元,相当于全区税收652.2亿元的62.5%。数据庞大,占比更是惊人,甚至有人将“写字楼”比喻为“垂直的印钞机”,由此可见写字楼带来的经济效益,远比我们想象的要高。经济的蓬勃发展加上高额利润的“诱惑”,导致越来越多的开发商都开始瞄准了“写字楼”这片蓝海,全国各地的写字楼都如雨后春笋般涌现。与传统的住宅楼有一定区别,写字楼的门槛较高,并且对于开发商的专业性以及能力也比较高,但是开放商的能力参差不齐,也就导致了写字楼之间的差距明显,入驻的企业,以及带来的效益都有着明显的区别。如何做好写字楼的招商工作?相信这是很多写字楼开发商都在思考,并且头疼的问题。如今随着国内经济的迅速发展,写字楼也在迅速兴起,所以在这个背景之下,如何在充满竞争的市场中吸引租户变得至关重要。一栋写字楼的成功需要一个或多个大租户。尽早确定一个大租户对超高层建筑来说十分重要。大租户租用面积大是部分原因,另一方面,大租户为写字楼项目带来直观的可信度,有助于建立品牌声誉。大租户可以降低项目风险、促进招租进程、为招租业务提供成功动力,并帮助增加出租率。而目前摆在写字楼开发商面前最严峻的问题是,一些大型、优质、知名度较高的写字楼出现人满为患,企业争先恐后的进驻,而与之对比,一些知名度较低的中小写字楼却显得有些萧条,写字楼出租难,空置率高,大楼盖起来就已经花费了不小的成本,再加上这漫长的空置期,确实伤不起。而租客网的出现正好解决了这些问题,租客网实现房源全覆盖推广,写字楼开放商选择与租客网合作,推广问题便迎刃而解了,除此之外,租客网还与众多主流大媒体合作,将房源挂在租客网,不仅能保证房源快速出租,而且房源的曝光度增大,同时也提高了品牌的知名度,对于写字楼开放商来说,确实是最优质的选择!

2020年04月28日 10:12

Facebook、亚马逊、阿里抢滩印度杂货电商,做印度版“京东到家”?

在与每个人生活都息息相关的杂货电商领域,会产生哪些突破性变革,形成怎样新的格局,都充满了不确定性。而对于这个赛道上的众多玩家来说,除了烧钱做大规模,如何盈利、在市场中存活,或许更是值得思考的问题。在移动互联网增长最快的印度市场,从不缺少世界巨头的参与。最近,关于「社区商店电商化」的竞赛正在持续升级。玩家们都想趁着疫情,把广布印度大小社区的6000万杂货商店搬到线上。4月21日,社交巨头Facebook向信实工业旗下的Jio豪掷57亿美元,欲推进社区商店通过JioMart和WhatsApp无缝衔接实现O2O新零售。紧接着,“电商一哥”也坐不住了。4月23日,全球最大电商平台亚马逊在印度开启“亚马逊本地商店”计划,思路和Facebook类似,把社区商店吸纳到亚马逊平台,让用户就近下单,完成购买,同时也通过数字化方式为店主来增加人流,扩大商铺零售规模。杂货电商为何如此火爆?印度的人口规模有13亿,零售市场发展潜力巨大,但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到来,似乎并未在这一领域带来规模性的变革。目前印度零售主要依赖小型社区店和夫妻店。亚马逊印度地区经理阿米特·阿加瓦尔(AmitAgarwal)此前曾对外表示:“印度的电子商务市场相对于总零售市场规模来说太小了,不到3%。”可观的市场规模,巨大的人口红利,蓬勃发展的移动互联网,难怪巨头们都对印度电商虎视眈眈。疫情之下,杂货电商全力加速新冠疫情冲击下,印度“封国”政策一定程度上加速了巨头们在杂货电商的布局。当地时间3月24日,印度总理莫迪发表电视讲话,从当天午夜起在全国范围内实施为期21天的“封城”措施,以遏制新冠肺炎疫情蔓延。民众取消一切社交活动,除购买生活必需品等特定情况外一律不要外出。4月1日,印度贫民窟出现了首个确诊病例,并在当天夜里过世。4月14日,莫迪政府下令“二次封城”,时间延长至5月3日。长达一个多月的全面“封城”让印度人意识到,线下零售远比线上电子商务靠谱得多。据报道,当地市场调研公司LocalCircle对全国244个地区的消费者进行的调查显示,在封锁期间,当地零售商相对于电子商务平台的效率要高得多,大多数印度消费者都是通过当地供应商和零售商店购买水果和蔬菜。此外,疫情期间政府对电商平台的政策管理也一变再变。据雨果网报道,几经反复,印度政府仍禁止电商平台出售非必需品。在此之前,印度政府发布了一套修订后的服务指导方针,允许电商平台在延长的封锁期间提供服务。包括Flipkart、Snapdeal等在内的电商公司正准备从4月20日起全面恢复运营。如此一来,电商市场不得不又回到之前的状态。于是,遍布印度的6000万个社区杂货商店成了当下最具活力的卖家。早就有意进入这一领域的巨头顺势加速布局。Facebook投资的网络运营商RelianceJio,今年初推出了自己的杂货平台JioMart。Jio拥有约3.88亿用户,除了基本的网络服务,用户可以使用Jio旗下的音乐、视频、电商、游戏等应用。目前,JioMart提供五万多种杂货产品,支持免费送货上门,并且没有最低消费金额限制。Facebook方面的优势则是在印度拥有庞大的WhatsApp用户群:超过4亿印度人使用这一即时通讯应用,远超世界上任何其他国家。此次投资后,Facebook的4亿用户将向Jio敞开大门,用户有望在一个应用即可完成选购、聊天、下单。届时,集通讯、支付、电商于一身的WhatsApp很可能成为10亿用户级别的超级应用,两家合作的野心被描述为“打造一个印度版微信”。如此看来,Facebook投资的意图十分明显:在巩固社交传统优势的基础上,高效加码电商。Facebook与JioMart的联手尚处于起步阶段,另一方面,其对手亚马逊的排兵布阵已经操练了6个月之久。疫情直接推动了亚马逊杂货电商服务的上线。亚马逊印度市场副总裁戈帕尔·皮莱(GopalPillai)表示,公司正在等待隔离政策的解除,以便能够全面推出该计划。据外媒报道,亚马逊将为该试点计划投资1亿卢比。皮莱在一个采访中提到,该计划已经在印度一百多个城市的5,000多家社区商店和零售商中试用了六个月。合作方包括当地杂货店、电子产品商店,以及书店、运动用品、家居等卖家,店主可以自行选择订单配送范围。此外,亚马逊的“本地商店”计划已经从印度超一线城市,以及一、二线城市启动,包括德里、孟买、勒克瑙和苏拉特等。硝烟早已燃起事实上,杂货电商的战争不是疫情期间才开始的,此前就早有苗头。2019年8月,亚马逊在印度南部城市海德拉巴开设了其在全球范围内的最大园区,准备在这个全球增长最快的零售市场之一大举扩张。今年1月,Techcrunch报道称,亚马逊创始人杰夫·贝佐斯(JeffBezos)宣布将在未来五年内向印度投资10亿美元,带领100万家微型、中小型企业在线上销售,帮助其完成数字化转型。(在此之前,亚马逊已在这一重要市场投资了约55亿美元。)不久后,亚马逊又宣布将在3月份进军印度外卖市场,外卖业务将作为亚马逊PrimeNow或亚马逊Fresh平台的一部分。此前,亚马逊已经针对两小时送货服务对供应链进行了大笔投资。作为外卖新进选手,亚马逊计划在佣金收取方面低至竞争对手的一半。进军外卖市场后,亚马逊可以为其Prime会员用户提供全方位的产品,包括生鲜百货、电子产品和家居用品等,而这都只是亚马逊在印度市场中庞大计划的一部分。Facebook方面则在去年8月收购印度社交商务平台Meesho的少数股权,后者是2015年才成立的初创公司,业务本身对Facebook有很强的依赖性。Meesho的商业模式就是通过社交媒体,将个人卖家与零售商联系起来。卖家在Meesho平台上架商品,然后转发到Facebook、WhatsApp和Instagram等社交媒体上,吸引买家购买。据报道,当时已有逾1000家供应商和2万家商户在使用Meesho平台。可以想见,仅Meesho一个平台或许难敌亚马逊的强烈攻势,况且Meesho电商生态可以说是完全依附于Facebook。因此,豪掷57亿美金入股有社区电商服务的电信巨头Jio,对Facebook来说,是积极抵抗,也是强势防守。激烈的本地竞争巨头动作不断,而印度本地市场的独角兽也不是等闲之辈。成立于2011年和2013年的在线杂货平台BigBasket和Grofers,在印度在线杂货市场上占据了70%的市场份额。疫情期间,两家平台订单激增80%以上,BigBasket的订单甚至曾一度增加5倍。最近,BigBasket刚刚完成了6000万美元融资,投资方包括中国电商巨头阿里巴巴。同时,BigBasket表示,将计划在6-9个月内再完成一笔规模更大的融资。目前,这家公司正在扩充送货员队伍,来满足激增的用户需求。另一家本地平台Grofers,3月底完成了新一轮4.3亿卢比的融资,这个月又传出外卖平台Zomato拟对其进行收购的消息。在和杂货平台很近的外卖领域,Swiggy和Zomato堪称当地两大巨头。Swiggy在印度520个城市拥有完善的餐厅配送网络,拥有超过16万个合作伙伴,且以每月1万个的速度在增长。网约车巨头Uber曾在印度高歌猛进推出外卖服务UberEats,但每月高达2000万美元的消耗让Uber终于不堪重负,在今年1月以2.06亿美元的价格将外卖业务出售给竞争对手Zomato。目前的印度外卖市场形成了Zomato和Swiggy双寡头垄断的局面。可见,印度杂货电商的格局正处于变革之中,本地玩家的实力亦不容小觑。作为全球最受关注的新兴互联网市场,印度的热度未来几年只会有增无减。莫迪政府雄心勃勃推出“数字印度”计划,加快印度的互联网基础设施建设,推动了巨头们扎堆前往,以及本地选手的迅速成长。在与每个人生活都息息相关的杂货电商领域,会产生哪些突破性变革,形成怎样新的格局,都充满了不确定性。而对于这个赛道上的众多玩家来说,除了烧钱做大规模,如何盈利、在市场中存活,或许更是值得思考的问题。参考资料:腾讯科技《亚马逊在印度开设全球最大园区,与死敌沃尔玛展开竞争》竺道《为什么这次新冠病毒疫情让印度人发现电商其实并不靠谱?》牛科技网《激烈的印度外卖市场:Uber外卖业务打包卖给对手,亚马逊强势进入》Telanganatoday,Amazonlaunches‘LocalShopsonAmazon’programme

2020年04月28日 09:53